Angel🌸

第一人称视角
ChanBaek

La belle au bois dormant

我是谁?然而你又是谁?
1.我努力睁开一只眼睛,窗外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零落的洒在地上,一点都不足以照亮昏暗的房间.床头边花瓶里的水已经快干了,但是那束百合还有淡淡的清香.
我的右眼被还是很洁白的绷带缠着,满是消毒水的味道,让人很不适.
看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了,而我是被遗弃的那一个么?
我想走下床去拉开那扇百叶窗,我想今天的天气一定很好吧,可是我的腿却不听我的使唤,简直痛得紧,应该是躺的太久,抽筋了吧.
正当我使劲去按揉我的脚腕时,我发现我的脚腕上纹着几个英文字母.


Park and Baek

Park...一个让我熟悉的名字,可是我却一点也想不起来,努力去想,换来的只是头痛得不行.我尽力不去想我是谁,Park和Baek又是谁?可是每天我都在病房里浑浑噩噩的度日子,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似乎我的病房是一间单独的病房,医生和护士隔几天就会来给我的眼睛换一次药.每次离开的时候,他们总是会锁上门.
起初我试着逃出去,可后来每一次的失败使我放弃了这个念头,罢了罢了,每天看看报纸去了解外面的事情吧.
后来来了个活泼的小护士,她每天都给我带好吃的,告诉我外面发生的事情,还告诉我,我原来的名字一边伯贤.
每天那小护士都会念叨,“啊,您原来的眼睛可漂亮了,像闪闪的黑曜石一样,黑的发亮.”
日子倒是没有那么冷清寂寞了,我轻抚上自己缠着厚厚的绷带的右眼.
一天早上,小护士给我拿来最新的报纸.

报纸上有一则新闻立刻吸引了我的眼球,它的篇幅不长,却在引人注目的地方.

著名歌星边伯贤已逝世三年,爱人朴灿烈极其思念.

“著名歌手边伯贤在2024年因各方舆论跳楼自杀,自传出与其爱人朴灿烈的绯闻后,逐渐因为网络的某些言论换上抑郁症,最后轻生...”
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愣住了,因为照片上的那人也有那小护士形容的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
我忙拉开百叶窗,透过窗户看到自己的模样,手中的报纸掉到了地上.
“其爱人朴灿烈本想随之也轻生,可是在多方的阻止下和时间的洗刷下,这份悲痛化为思念,今年是边伯贤先生逝世的第三年,让我们为这个曾经给我们带来悦耳歌声的人送去一份思念和祝福.”
我捂住嘴,眼角的泪水却流个不停,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我最亲爱的人,原来我已经遗忘了...
朴灿烈...对不起,我好后悔,我好后悔将你独自留在那里,我要走了,因为我已经回不去了...
我躺回那张满是消毒水味儿的床,悄悄闭上了眼.
是的,我已经死了,至少,我的灵魂已经死了.

End.
(周末我竟然也没时间...离上次发lofter已经好久了)







Aucun calcul
Chanbaek


叁
此时的梨园.
张艺兴正严肃的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吴世勋,空气中死气沉沉的,谁也不愿意打破这安静的气氛.
卞白贤母亲病危,听朴灿烈送来的消息,只怕现在这个状况,只怕今夜会是个不眠夜了.
白妃向来朴素低调,跟后宫中那些华而不实的嫔妃截然不同,为人善良,又十分聪慧有才气,甚得圣上的喜爱.
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圣上身后默默地帮扶,向圣上推举了许多有才能的人,连吴世勋的父亲也是因为她.
她一直心系百姓,于是和后宫外那些有抱负,身正廉洁的大臣结成一派,默默的帮助他们.
如此朴实善良的一人,竟是这样孤独的死去,天不随人意,卞白贤的出身使圣上对白妃冷淡了许多,只是偶尔去锁玉宫与白妃喝喝茶,聊聊天,下下棋.
早就对白妃恨的咬牙切齿的皇后,更是在卞白贤被赶出来,使白妃失去最后的支柱的时候,对她出手了.
就这样身体一天天的垮下去,白妃却不以为然,只是担心那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心力交瘁.在白贤被赶出去的第四个月,她终于从朴灿烈那里得知了白贤的消息.
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祥和,那么温柔.
今生她得到了爱情却失去了亲情,可惜没有如果,也许她不会选择进入皇宫,最后失去所有,就这样随风而去.
张艺兴皱着眉头,白妃若走了,这对大臣们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如果说,皇后对白妃出手了,那...
张艺兴突然紧张起来,他恨他只是一个生意人,无法参政,不然现在的局势,非常不利.
“世勋,会去告诉尚书大人,这几日需先避风头,迫害白妃,绝不是皇后一时之计,她背后庞大的世族背景才是操控这一切的黑手,他们的目标是挤掉寒门大臣,此后由他们来掌握朝政.”
是的,皇后不过是一个一点儿也不精明的女人,只是家庭背景殷实,对圣上的大权掌握获得了更多的支持.虽然她心胸狭隘,但还不至于到施计迫害,所以真正可怕的是,她背后野心勃勃的官僚和世族们.
“可怜了白妃娘娘一生,终是在深宫中的争斗中被害了.”张艺兴摇摇头,再抬眼却瞥见愣愣的站在远处一白暂的小人.
“艺兴哥,你说的是...谁?”
见那人飞快的奔出大门,张艺兴只是回头叫吴世勋先回去找他父亲商议,便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不会的,不会的,母妃不会有事的,艺兴哥肯定说的是其他的人,是我听错了.
可是心为何那么不安?
卞白贤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只是一股脑的想跑到宫门那儿去.他要进宫.
不可以!张艺兴看着前面瘦小的人奔跑着,可见他的脚已经有些颤抖了,必是体力不支,可是却还在用踉踉跄跄的步子,向前跑着.
不可以进宫,无论如何都不可以,如果一进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要追上这样一个人并不难.只是,宫门离梨园并不远,跑了许久就慢慢看到高大的宫墙了.
“开门呐,我是十王子,我要进宫...”卞白贤支着两条发软的腿,手有气无力的拍打着高大的宫门.
门口的两个士兵看着卞白贤,只是冷漠的把他支开,“请出示令牌.”
“我真的是王子!快点开门呐,我要进宫看我的...母...”身音越来越小,最后拍打宫门的手也垂了下来,最后视线逐渐模糊.
“妃.”
终是体力不支,靠着宫门倒下了.
门口的两个士兵看着倒下的卞白贤.
十王子么?那个拥有绝美容貌的灾星王子?这么说还真有点像.
不过两个士兵没有多想,只是想着如何把他撵走,毕竟真是王子的话,他们也不好做什么.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把卞白贤拦腰抱起,小小的身躯依偎在那温暖的怀中,却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不知梦到了什么,精致眼角竟挂着丝丝泪痕.
更显得楚楚动人.
真是让人心疼,又魅惑得不得了.想着,那人吻上卞白贤的眼角,轻吮着他眼旁的泪滴.
张艺兴在后面看着那个高高的身影,垂下眼便不动声色地往回走.不知把他交给你,到底是不是缘,朴灿烈?
看到母亲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明明伸手可及,自己却无法靠近,母亲身边围着许多的太医,甚至父皇也在来回踱步.可是自己是被驱逐的王子,他只能站在那里,看着母亲金魂归去.
两行热泪流了出来,卞白贤睁开双眼,明明是个梦,却如此真实.
朴灿烈刚想替他拭泪,没想到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了.
卞白贤看着朴灿烈,再次对上的视线这次却不太一样,悲伤,无助.
卞白贤拥上朴灿烈,把头埋下轻声啜泣起来,他就是想抱住眼前的人,好像这个人能给他些许心安.
他的泪湿了朴灿烈的衣襟,许久,才睁着通红的眼睛,离开了朴灿烈的怀抱.
“朴灿烈,你告诉我,我母亲的近况,好不好?你可以进宫,你可以在宫中随意走动,可我不行,我是被抛弃的王子,我现在已经毫无意义,连宫门也进不了...”
卞白贤说着说着声音就弱了下来,他轻轻低下头却又被那张温暖的大手拥入怀中.
“可是你对我,意义非同一般.我会陪着你,即便你是孤身一人.”


TBC.


Aucun calcul
Chanbaek


è´°.
当日卞白贤离开时,只听的张艺兴嘱咐了几句到将军府的事宜.

“小心朴灿烈.”

这句尤为记得清晰,本来是要到尚书府去可是吴世勋再来的时候说这几日国师驱邪,恐怕此时去那儿不合适,于是便送去了武官那儿.

武官的身份是特殊的,他们不需要上朝,只听皇帝的调遣,并且在每次归来时回报战况即可,他们权利极大,大到连国师都要忌讳他们三分.
想到这儿,也是于情于理,毕竟这些整天带刀的家伙,谁见了都有些惧怕吧.

只知道自己现在是落魄的王子,不知道母妃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越来越小的梨园和站在门口的张艺兴,卞白贤的思绪飘得很远.
还记得小时母亲总是给自己讲述她与父皇是如何相遇,如何两情相悦,多么美好.可是当国师占卜出他是灾星后,父皇便对他疏远以至于现在这个状况.虽说父皇是爱着母妃的,但深宫险恶,后宫更是勾心斗角.
想到以前身份卑微,便没有资格去学堂.教自己写字,教自己抚琴,教自己读书,全是母亲来教的.

朴...灿烈么?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想着想着,就想到即将会见到的将军,会是书中画的黑面长胡须的大汉么?那可真是有趣极了.

很快就看到将军府了,毕竟在门口挂两个火红的大灯笼,很是显眼.

“殿下,将军他现在出去了,走时吩咐我们叫您在他回来之前到书房等他.”
没办法了,看来得多期待一会儿他的容貌了.

此时朴灿烈在宫里,急速奔去锁玉宫,那是卞白贤母亲白妃所在之处.
到达之时,只见一位女子虚弱地躺在床上,那便是白妃了.朴灿烈赶忙上前,拿出藏于怀里的药,让她吃下去.

“灿烈....你来了....拜托你了,照顾好白贤.”
只见她伸手摸了摸朴灿烈的脸“我没想到会被奸人所害...不要告诉他,不要让他活于仇恨之中.”

“我恐怕活不过七天了,现在能信任的只有你了...只是白贤那孩子已经不记得你了,所以拜托了...”
说完,床上的那个人便垂下了手,而此时朴灿烈的眼中已经涌出滴滴热泪.
“放心,白姨,我会的.”

回到府中,没在院落中发现那个记忆中的身影,想起他好像走前说过去书房等他.
于是打开门,就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子趴在书上睡的正香.
朴灿烈笑了笑,还是和小时一样可爱.
想着,不知何时起了坏心思,拿起笔在那人白嫩嫩的脸上用墨画了几个圈.

卞白贤醒来时已经是黄昏之时,他揉了揉眼睛,却看到自己手上有莫名的污渍,没多想,就听到旁边一人清脆的笑声.
“我说你真是太傻了吧,都已经抹了一点竟没发现.”
卞白贤把头一偏,就发现一个长相英俊的的人眯着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看着自己.
“你...你是谁?”卞白贤发出软软糯糯的声音,很明显他还半睡半醒.
“你说呢?这里可是我家.”
听到这句话,卞白贤马上睁开眼睛,仔细的打量面前这个人.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极具魅惑力的桃花眼.
“你是...朴灿烈?”卞白贤盯着他,没想到和自己认知中的将军不太一样呢,没想到打仗的人也有长得如此好看的.

不过,等一下.他刚刚说,我抹了什么?
看看自己黑黑的两只小爪子,卞白贤缓缓抬起头,怒视着朴灿烈.
“朴灿烈你这个大坏蛋!”

看着奔出去的小人,朴灿烈笑了笑.怎么就和以前那么像呢?还是那么单纯还是那么傻傻的.
真的,不记得了吗?
朴灿烈理了理桌上的书,垂下眼睛,书上面用圆润秀气的字体写下了三个字“艺兴哥”.

卞白贤把脸上的墨渍擦干净后,看着铜镜中已经白暂的脸,嘴里还念叨着“看来艺兴哥说的没错,朴灿烈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刚站起,一个转身,就看到自己还在叨叨的人,不禁吓了一跳,一个没站稳,向后倒去.
可是自己并没有像预想的一样迎接自己的会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张温暖的大手轻轻揽住自己的腰.四目相对,是熟悉却又遥远的目光.

窗外,雪白的梨花已经开了,散发出阵阵摄人心魄的幽香.

“你...”卞白贤睁着自己的小眼,如此近距离的看着这个俊美的人,他的眼里更是有着能勾人的魅力.
反应过来时,卞白贤挣开朴灿烈的手,红着一张脸跑了出去.

朴灿烈此时也回过神来,看向窗外已飘落的梨花瓣.
不知是醉于花香,还是醉于你了呢.

次日一早,卞白贤在用过早膳后就没有见过那个讨人厌的家伙了.也是,将军自然很忙的.
现在他倒是闲下来了,以前在梨园还可以打打下手,总能找点事儿做,现在...梨园...对了!我还可以回梨园啊,大不了晚上再回来嘛.
卞白贤这便叫人备马往梨园去了.

TBC.(谢谢颜值这么高还接着看的你,已经开学一周了,学生党的是不是被禁手机了呢?不管你们是不是,反正我是.)


Aucun calcul
Chanbaek

壹.
一张倾城绝色的脸出现在门口.一双好看,精致的下垂眼,红唇轻启,眼角分明是不久前留下的泪痕,很明显此人肯定大哭了一场.
虽然衣服有许些污渍,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这件衣服的华丽,不是王室是穿不了的.
张艺兴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人会如此好看,竟让他分不清这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了.可是当他正想问话的时候,那人竟一个腿软晕在自己怀里.
看着他的衣着和睡容,张艺兴应已经把他的身份猜了个透了.
传言,当朝王子中,十王子有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妖孽面容,甚至比女人还姣好.
此人虽有着绝美的面容但是并不被喜爱,传闻国师占卜其会是灾星,于是一直被人冷眼相看,他的父王也一样.
张艺兴叹了一口气,看着那张精致的脸,所谓红颜祸水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
虽然上天给予了他别人想拥有的,却夺走了他最珍贵的.

待那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一双透明,清澈的眼睛微微睁开.卞白贤只感到四肢无力,勉强撑起身子坐起来,就见一红衣男子走进来.
“您醒了?”只见他把一碗桂圆红豆羹放在桌子上,微笑着给人感觉温暖.
卞白贤看了看四周,又疑惑地看像他,不过他并没有对那人产生什么敌意.
因为好看的人肯定都是好人,都很温柔.
“我知道您有很多想问的,不过先喝了这碗羹,再细细道来吧,我也有很多话想问问您呢?”

“我叫张艺兴,是这戏台的老板,昨晚门外下着雨,您又正好敲了我的门,又正好晕在我家门口,于是就把您捡进来了啊.”
卞白贤嘟了嘟嘴,能别把他说的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狗一样吗?
“艺兴哥哥,我现在被父王赶出来了,你能收留我吗?以后...以后等我再进宫一定会报答你的.”
看着那人白白软软的样子,张艺兴忍不住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正好他换上的是一套白色的长衫,活像只小兔子.
“看您这么可爱,谁能经得住您的撒娇啊.想住下来,我可是有条件的.”张艺兴微微笑了笑,就把目光投向远方.

私藏王子吗?应该是重罪吧.

“到戏台来帮忙,也算是您住在这里的银两了.”
卞白贤眨了眨眼睛,他没意识到张艺兴看着他的时候,那种“温善慈祥”的眼神.

自从住进梨园,卞白贤的生活就变得忙碌和充实,张艺兴要求卞白贤跟着他学习唱戏,偶尔跟戏班子打打下手,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就要登台了.张艺兴相信以卞白贤的容貌,就算唱得不好,也会有很多人来听.
不过卞白贤似乎天生就是个戏子的料,一副空灵清亮的好嗓子,每次都能让张艺兴沉迷于其中.于是决定四个月后,就是他登台的日子.

卞白贤对于现在这样忙碌的生活毫无怨言,反而格外珍惜.虽然从尊贵的王子到戏院打杂的,身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但是却比皇宫那个每天都在勾心斗角的地方舒适.在那里,他每天都要忍受嘲讽和冷眼,活得卑微.
可是来到这里后,他认识了一个爱自己的哥哥,一群关照他的戏班前辈.这些都是他不曾拥有的.

四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卞白贤这几天心情都很好,他很期待舞台,也很享受舞台,无数个夜晚,在没有观众的舞台上唱着戏,这是他痴迷的.但他不知道,这无数个夜晚都有一个听众在细细聆听.
卞白贤微微闭上眼,不得不说,画眼线真是最痛苦的事没有之一.
可对于张艺兴来看,不得不说,这孩子画上眼妆简直妖冶的很,那双水灵的眼睛中似是有星辰在闪耀.
搭上戏服,张艺兴相信没有人会把现在这个绝美的人与前面还清纯至极的人联系到一块去.
卞白贤在台上甜美的声音十分婉转,可谓是余音绕梁,久久不愿散去,只是有些动作还做的不大熟练,不然没人会信这个在台上如此享受和陶醉的人会是个新手.
成功收场,相信此后卞白贤应该已经名声大噪了,张掌柜表示很欣慰,真是捡了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最重要的是,他能招财.
此时的张艺兴甚是高兴,边数着钱,边哼着曲儿,当他看到从门外进来的一个高大的身影,瞬间不淡定了.连忙奔去前院
哎,他最头疼的人来了.
轻轻用纸擦掉脸上的油彩,当眼上的眼线被抹去时,又恢复那双干净清澈,不含杂质的下垂眼.装卸到一半就突然被张艺兴拉起来向房间走去.
“诶?艺兴哥...怎么啦?” 卞白贤有点尴尬,毕竟他现在脸上一半是油彩,一半已经卸下来了.
“张掌柜是着急着去哪儿啊?”
听到这个声音,张艺兴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向后转身,只见那人一脸戏谑地看着两人.
“你,该去哪儿去哪,我这寒舍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张艺兴把卞白贤挡在身后,明显是在隐藏他.
“可我今天是来找人的,掌柜的非要藏着,我也难堪啊.”那人径直向卞白贤走去,张艺兴还是敌不过此人的力气,卞白贤被拉了出来.
“我告诉你张艺兴,私藏王子可是重罪!”
“哼,明明是收留却被你说成私藏.吴世勋,不要老是跟朴灿烈在一块,他是如何心狠手辣你我都清楚.”
“反正我不同意你继续让他在这里,既是被逐出宫的王子也不应当在这儿.”
“等等,你们在说什么?”卞白贤瞪大了眼睛,他看向张艺兴,一双疑惑的眼睛转溜了一下.
张艺兴没回答他,只是把吴世勋拉到门口,说了几句话,便送客了.
“艺兴哥,到底怎么回事?那个人又是谁?”卞白贤见张艺兴重重舒了一口气,就急忙追上去问个不停.
“私藏王子...你会有事么?”

当卞白贤问到这个问题时,两人刚好走到院子里的凉亭前,沉默不语的张艺兴坐了下来,抿了抿嘴终于张口了.
“刚刚走了的那人叫吴世勋,是朝中的砥柱吴尚书之子.不过生性刚烈不愿学父亲在朝中当职.整天就想着能驰骋疆场保卫国家.总的来说,他并不坏.”
说完,张艺兴倒是自顾自的笑了一下.
“倒也是傻,多少人不愿从军上战场,他倒一股劲往那儿送.”
“只是我本想着若没人发现,就这么留着你,没想到即使我给你上了那么浓重的油彩,还是给人看出了端倪.”
张艺兴摇了摇头,本就是留不住的人,索性让他去吧.
“吴世勋那小子也是担心我罢了,毕竟你被逐出宫,却又在短短几日消失,虽说王上不在乎你,但底下这些做官的可得保证你的性命.要是随随便便死了个王子,这可是非常严重的.毕竟任何一个王子都有可能继承王位.”
“可是,在你这儿我很安全啊.”
“但是我毕竟只是一个做生意的人,官府到底是信不过的吧.”张艺兴说完便摸了摸卞白贤的头,“只怕这第一场戏也是你最后一场戏了.”
“啊?我 ,我要离开吗?可是...可是...”

卞白贤垂下眼睛,可是我欠你的这些钱还没还清呢,只演出了一场,怕是不够吧.

“放心吧,我又不缺钱.”

听到这句话,不是因为不用还钱而感到开心,而是因为这四个月张艺兴对他的关爱而感动,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下头,想着离开时该用什么话语来道别.
“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只不过换了个地方住而已.”张艺兴又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凑到卞白贤耳边.
“你从来不是灾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王子,最可爱的弟弟.”


TBC.(蛋白end.)

开白小甜饼...
不知为何正文好似有坑写不出来.....


1.最近金钟仁的睡眠时间愈发的长,一天当中几乎一半的时间都沉浸于睡梦当中.演唱会的时候也是这样,打不起精神,一双眼睛耷拉下来,懵懵的.
虽然粉丝们并不排斥这样的他,还觉得这样的设定很可爱.但是成员们可感到很奇怪了,知道事情真相的都暻秀先生和吴世勋先生只得默默叹气.

只希望边伯贤快点回来吧.

2.金钟仁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反常的呢?
从边伯贤进剧组拍戏后就成这样了.

现在的日常就是边伯贤去剧组拍戏,忙得半死,经常不回宿舍,就在剧组呆着.这样的话和成员见面的次数就屈指可数了.平时他在的话,金钟仁不至于睡死过去,可现在的睡眠时间都快达到一天24个小时有18个小时都在睡了.

所以知道他俩关系的嘟嘟和忙内,自然知道这样的原因.
不错,金钟仁向边伯贤告白后被委婉的拒绝了.

3.虽然这件事导致金钟仁开始爱上睡觉,但也不至于向现在那么严重.他们的关系还是向原来一样好.
所以我们可爱的贵族就推断,金钟仁嗜睡的状况是因为边伯贤.

这天成员们吃晚饭都在客厅坐着看电视,今天是边伯贤从剧组回来的日子,所以大家都满心欢喜的在客厅等着,除了在房间睡觉的金钟仁.

当边伯贤敲门的时候没有想到会被一把拉到二楼,正当他还一脸白白式懵圈的时候,都暻秀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表情还有些壮烈.

“唤醒金钟仁就交给你了.”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就把他推进房间.

边伯贤刚进这一片漆黑的房间还有些懵,不过听到床上浅浅轻轻的呼吸声,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这小子,嗜睡症又犯了....
他走近床边,蹲坐下来,趴在床边.轻摇着还在睡梦中的人.不料却被那人硬生生圈入怀中.
“金钟仁你干什么!”边伯贤有些恼怒但更多的是羞涩.
可是金钟仁没有睁眼,手臂是越加用力禁锢住那小人.
从小就相信童话的单纯天真的边小公举此时产生了一个念头.
不然,把他吻醒?
想着想着,那张粉嫩的唇就吻了上去.
金钟仁的睫毛强烈颤抖着,终于他睁开了眼.
“哥,你回来啦.”
边伯贤感受到那人的动作后,羞着一张脸跑出了房间.
一脸委屈的金钟仁看着边伯贤的背影,哥真是的,回来了也不打招呼,没有哥在的日子真的好无聊,哥只能在梦里吻我.
不过刚刚,好像是尝到草莓的味道了吧....

END.
(其实我是只灿白🐶)

#此刻最OMEGA的礼物#
最美的鲜花,希望她不会凋零.

#此刻最OMEGA的礼物#
盛开的声音,是送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Fantôme(1)
Chanbaek
鬼怪和阴间使者,阴阴就是鬼怪新娘的设定.

改编《鬼怪》

我活了九百多年,只为等到你,这一世有你,足矣.
一Fantôme
你约定过,要化成风,化成雨,永远陪伴我的.
一Géhenne messager

1.朴灿烈是个不幸的人,他是一个失败的王,直到他死的那一刻前,他做错了许多事情.
他放弃了自己的忠臣,不听忠言而决定御驾亲征,导致都城空虚,敌军来犯.如果不是自己的固执和鲁莽,他的爱人,他的臣子,他的臣民就不会在这场战争中失去生命.
虽然他的国家保住了,但是那些因此而丧命的人却再也无法回来了.他最爱的人竟骑上战马,拿起刀剑,为了他使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
而他,又要拿什么来弥补呢?
他死前极其悲惨,在偌大的皇宫中孤独的死去.他的儿女窥觊他的王位,而那些平时看上去老实的臣子,早就另效君主了.
他失去了所有,可神并不原谅他生前的罪过.

“年轻冲动的王啊,你要承担你所犯下的罪过.”

神没有让他就此死去,而是用他的爱人为他杀敌的剑刺入他的身体,从此附在那把剑上,就这么,孤独的活着.
成为鬼怪,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赎罪.直到找到鬼怪新娘,找到那些亡魂,得到他们的原谅,便可以解脱.

2.朴灿烈很痛苦,已经过去了九百年了,他都活在自责与内疚中,他看着人类进步,到今天的首尔,却依然没有找到鬼怪新娘.

“已经九百年了啊,难道我依然没有被原谅吗?”
朴灿烈轻笑了一声,是啊,自己的罪又怎么能是九百年就能解脱的呢?他每夜都被那把剑给折磨,像火一样炽热.

而今年,在他遇到三神婆婆之前,估计又是活在绝望中的吧.朴灿烈在又一次因为绝望而使首尔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后,终于被三神婆婆告知,鬼怪新娘要出现了.

因此而兴奋了很多天的鬼怪先生,已经迫不及待了,因为这长长的九百年,他陆陆续续得到了很多亡魂的原谅,他们都是忠义之士,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王死,往往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太多的解释.所以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得到鬼怪新娘的原谅.

三神婆婆看着这兴奋的鬼怪,默默垂下眼睛,不知是怜悯还是讽刺的笑.因为她知道神似乎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当朴灿烈路过一处拐角时,微微感受到了许些冰冷的气息,与那人四目相对的时候,他们发出了同样的疑问.
“阴间使者?”
“鬼怪?”
朴灿烈扬了扬嘴角“戴着一顶俗不可耐的帽子.”

那位阴间使者的名字叫卞白贤.

3.卞白贤,因为前世死得过于悲惨,神怜悯他,便赐他阴间使者这个身份,收回他的记忆,让他在漫长的岁月中,找寻那个背负着罪孽的人.
他失去了记忆,只是漫无目的的将一个又一个亡者带走,给他们引路.
神实在是可怜他,给了他一个名字,让他在这个世界不要活得如此冰冷.
边伯贤.神给他的新名字.
TBC.
(感谢颜值这么高还看到这里的你,由于是新人写手,文笔渣这个问题还得慢慢磨了)

因为我已经开始上补习班了,所以不会写得那么快了....

Loup et lapin 尾声
(霸道腹黑黑道攻x纯情呆萌学生受)
(双双智商上两百)

1.自此和朴灿烈解除了协议之后,边伯贤就觉得格外轻松,生活又变得自由自在,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辞去了那份高薪的工作,他只是微微一笑.

“我可不想被一只野兽盯着,那样可真不自在,再说了,我想做我喜欢做的事,不好么?”

金珉锡知道他的事后,简直恨不得马上撸起袖子去找朴灿烈好好谈谈,他一直把边伯贤当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哪里容许别人欺负他.还好大伙阻拦着,不然估计已经到公司楼下了.
边伯贤回到校园后,终于体验了和普通大学生一样的大学生活,边学习边谈恋爱.这让他的小学弟特别高兴.
“哥,你这个万年单身汉终于谈恋爱了,你再不谈我都要以为你会和学习在一起了.”
“好了,你小子也是,竟然把我可爱的鹿晗哥给追到手了,你也不差啊.”


来到卞父的墓前,低坐下来,轻抚上那坟头.

“父亲我从来没有恨过你,说到底,你不过是不知道什么是爱的可怜虫罢了.如果你没制造那场暗杀,恐怕我也会变得更你一样吧,孤独终老,只活在勾心斗角当中,终究无法活得有温度吧.谢谢你还记得我这个儿子,愿您来世能不要再那么冰冷,能真正感受到阳光的温度吧.”

“哟,日理万机的朴总裁今天竟然有闲情来找我这儿?”
“难道我来找恋人是不可以的吗?”

看着宿舍楼门口的朴灿烈,边伯贤眯眼笑了起来,你怎么什么时候都那么闪耀呢?我的光.

“还敢来,不怕珉锡哥宰了你啊.”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边伯贤就这么和朴灿烈并排走着,夜晚的风拂过面上,清凉却舒服,天空虽黑,可边伯贤却不这么觉得.点点星光守候着黑夜,更何况,自己的光也在,所以夜晚已经不再黑暗了.

当朴灿烈把戒指戴到他手上的时候,边伯贤愣住了,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只是愣愣的说了句“我愿意”后,脑中便一片空白.

“我愿用我的余生爱你,来弥补前生的遗憾.”


边伯贤也好,朴灿烈也好,他们都有不好的一面,可是他们有个共同点是,得到爱情后比谁都珍惜.

狼与兔子,也可以在一起.谁是狼,谁是兔子已经不重要了.



END.
(感谢颜值这么高还把它看完的你,话说看了那么久有谁知道标题的意思吗?)

Loup et lapin (10)
(霸道腹黑黑道攻x纯情呆萌学生受)
(双双智商上两百)
终章

1.“灿烈哥哥,我来找你了.”练完枪,做完父亲的功课,卞白贤就和都暻秀出门了.
“派杀手跟着他们,找机会...”卞父冷冷的看着他们出门的背影,对自己的下属说到,比了一个手滑向脖子的动作.

孩子,别怪我狠心,谁叫你这么早就如此崭露锋芒呢?

和朴灿烈约在高高的围墙外边,看到那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俊俏孩子在那里等着,卞白贤加快了步伐.当他过去的时候却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巴,他刚想反手挣扎开,眼前就一片黑了.

边伯贤看着眼前一片黑的景象,他轻笑一声,他想起来了,想起了一切...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可是身边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灿烈...哥哥?你怎么也被....”
“我见他们想带走你,便上前阻止他们,可是我自然是敌不过他们的...”
卞白贤垂下眼睛,父亲这次的算盘怕是落了空吧,没想到会牵扯进一个不相关的人,早料到他会动手,没想到那么快.
不过朴家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派人来的,毕竟朴灿烈也是非常优秀的继承人.
不久,门外就传来人的惨叫,和溅血的声音,不时间还有枪声.
卞白贤笑了笑,这枪声逐渐让他兴奋起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他打开门,捡起地上的枪,朝那些杀手准确的开枪.
朴灿烈看着这个陌生的卞白贤,迷人却危险.
突然一个杀手拿着刀向朴灿烈刺去....
鲜血染红了洁白的衣领,被刺中的那人瘦小的身躯明显抵不住那阵阵痛意,痛得他已经拿不稳手中的枪了.
“少爷!”只听到都暻秀大喊一声,哎,来世我还真得好好练一下拳脚功夫了.
看来自己又一次救了朴灿烈呢.
不过,自己死了似乎也没有坏处,至少他认识朴灿烈后的这一年他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再回到那个冰冷的房子里,可能我也会变成那样冷血吧.
而且,他相信,朴灿烈会给他报仇....
都暻秀把卞白贤救出来后,他并没有去朴家也没有回卞家,只是把卞白贤送到医院,交予一个普通的人家收养.他同情这个孤独的少爷,他成全了他想要的自由.
自此,世上便无卞白贤.

原来,自己和朴灿烈早就认识,在黑暗之中,他把朴灿烈跟他说过的话全部串联起来,他还很好奇,到底过去他跟朴灿烈发生过什么事,到底为什么他那么在意自己肩上的那道疤.
在自己醒来之后,便失去了所有记忆,唤名边伯贤.
真相终于揭晓了,一切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患者的枪伤不在致命的位置,手术也很成功,应该很快就会恢复意识了.”

朴灿烈守在边伯贤的床边,看着这人精致的面容如此苍白,他深深的自责着,之前也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恐怕马上又要分别了吧.
“你别担心,我不会让少爷回去的,只是老爷临终前有一笔隐藏财产是留给少爷的,需要少爷才能解封.”
恐怕到临终前,卞老爷都活在孤独和算计之中吧,他的儿女只是窥觊他的财产,没有人真正关爱他,恐怕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那个爱笑的儿子,早就死在自己手下的卞白贤.
于是他把一笔财产冰冻起来交与都暻秀.
“我到现在才后悔,我这一生活得如此卑微,如果他没死,就交给他吧.”

睁开眼睛,看着在自己身边的人,轻抚上他的脸,感觉到边伯贤的动作时,朴灿烈睁开了眼睛,这么多天都守在床边,让他十分憔悴.
对上那双无辜的下垂眼,眼里似乎还多了什么不一样的.让朴灿烈看不透他.
“小白...我...”
“嘘,我不是卞白贤,我的名字叫边伯贤.”
听他这么一说,许是不愿回到以前了,或许,自己没机会了么?

“还有,我喜欢你.灿烈...”

END.
(感谢颜值这么高还把它看完的你.)
本来想在上补习班之前写完的,没想到拖到上完第一节课后才写完...结局很匆忙呢...对不起...会有番外的.